第1908章 程叶心事

三三五五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笔趣阁顶点 www.biqugedd.com,最快更新商运红途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吴一楠离开宁山回到了华西,直奔医院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般的感冒发烧,没多大事儿,我让你不用回来的。”看到吴一楠一脸焦急地走进来,夏日寒说道。

    一木看到吴一楠,立即扑了过来,紧紧地楼着吴一楠的脖子。

    吴一楠抱着一木,看着夏日寒说道:“日寒,你辛苦了,管着公司的事,还照顾一木。”

    自离婚后,吴一楠和夏日寒两个人越走越远,特别是搬回自己的房子住后,吴一楠跟夏日寒的感情似乎只剩下了亲情。

    在医院陪着一木打完点滴后,在回家的路上,夏日寒问道:“一楠,你上次跟我说,程叶出来了希望我能收留她,我给她安排好位置了,她什么时候出来?”

    “她已经出来了!”吴一楠答道:“我跟依赖去接她,峰哥在酒店订了厢等……可我们到监狱的时候,她已经被人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接的?”夏日寒问道。

    吴一楠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不知道!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程叶的消息,不知道她到哪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夏日寒思忖了半晌,道:“其实,你们根本就不用担心程叶,程叶比你们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生存能力都强!程叶要么不见你们,要见的话,肯定是全新的另一个程叶!”

    吴一楠怔怔地看着前方,道:“你是说她不愿意以劳改释放犯的身份见我们?”

    “以程叶的个性肯定是这样的,她必须混出个样子来才来见你们!”夏日寒抱着一木,从后视镜里看着开着车子的吴一楠。

    吴一楠没有接过夏日寒的话,转着方向盘,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,答非所问地说道:“有个人开着大奔把她接走了,你说这个人是谁呢?”想看得更多更快,请搜微.信公.众.号“叁叁—伍伍”,去掉中间的“—”

    夏日寒怔了怔,道:“你说有人开着大奔到监狱把程叶接走了?”

    吴一楠点了点头,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更不用担心了!”夏日寒微笑道:“说明程叶有更好的去处,说不准她在什么地方享福呢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是这样!”吴一楠轻声道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夏日寒的手机响起,夏日寒瞅了吴一楠一眼,直接把电话接了过来:“一木生病了,我刚从医院出来,还没到家里……哦,不用,我跟一木的爸爸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夏日寒的声音很柔,很温和……吴一楠突然感到夏日寒在恋爱!

    从后视镜里看着夏日寒接电话幸福的样子,吴一楠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心里不由得一阵悲凉,命运不只是跟他开了玩笑,还给他留下了残酷的事实!

    夏日寒挂了电话,车子里一片寂静,沉默了几分钟,夏日寒终于说道:“一楠,咱们已经回不去了!我们现在和将来永远只是一木的爸爸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吴一楠知道夏日寒的意思,眼睛紧盯着前方,道:“日寒,我希望你幸福,不管那个人是谁!但我相信,依你的眼光,那个人不会差到哪儿去。”

    夏日寒咬了咬嘴唇,没有说话,而是看着窗外有点儿发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子刚驰到夏日寒家的楼下,吴一楠的手机响起,吴一楠把车停稳,接过电话。

    “峰哥——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到市里来了?有时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!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刚从医院回来,一木病了。”

    洪峰跳了起来,焦急道:“要不要紧?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就一般的感冒发烧。我送日寒和一木已经到楼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没事就好!我等你!”洪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吴一楠还没来得及说话,夏日寒便说道:“峰哥找你肯定有事情,你赶紧去吧,一木有我呢,再说一木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吴一楠感激地看着夏日寒,道:“日寒你辛苦了!峰哥找我去,可能跟我准备提为副县.长有关!”

    本不打算把将要提拔的事情告诉夏日寒,但现在想想,如果不告诉的话,就真正把夏日寒当外人看了!在吴一楠的心里,夏日寒永远是亲人!

    在医院里,吴一楠几次想开口告诉夏日寒,但都找不到话题,趁着洪峰电话过来,就把实情说了。

    夏日寒愣了愣,低头思忖了片刻,道:“恭喜你!上了一个台阶,但你需要更多的提防!”

    “提防什么?”吴一楠脱口而出,夏日寒从来不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,现在突然提醒自己要提防,让吴一楠顿感奇怪。

    “程叶!”夏日寒转过头来看着吴一楠,道:“程叶在监狱里的时候,我去看过她……”

    吴一楠再次发愣,夏日寒跟程叶的关系没有好到要去看她的地步,夏日寒为什么要去看她?难道夏日寒跟程叶有什么关联?

    看着吴一楠愣愣地看着自己不吱声,夏日寒又说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有疑惑,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看程叶!那是因为你跟我打招呼,说程叶出来了,让我在公司里给程叶安排一个工作,你是知道的,我公司对释放人员从不收留的,但你已经开了口,我也不好拒绝,就想着先到监狱看看程叶,看看她的状态和她的意志,然后给她安排什么工作合适,所以,我就去了!”

    吴一楠心里感动万分,他没想到夏日寒对他让帮忙的事那么上心,那么尽心尽力,不禁说道:“谢谢,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……”

    夏日寒挥了挥手,打断吴一楠,道:“我见到程叶的时候,你知道她怎么说的吗?”

    吴一楠发怔地看着夏日寒。

    “她说,她这辈子活在官场,最后也死在官场!”夏日寒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她跟你一块在官场打拼过来,虽然你没有被判刑,但你也被降级处分,以后也难在官场上混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你怎么说?”吴一楠突然对夏日寒的话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告诉她你到宁山任职的事。”夏日寒说道:“我只是说,如果一楠继续在官场上混下去呢?她就跳了起来,脸色突变,说如果你还在官场上混,她不会让你顺顺当当地混下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