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9章 师父的黑棉袄(1)

谋生任转蓬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笔趣阁顶点 www.biqugedd.com,最快更新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上章大帝这段时间频繁接触两个丫头,发现她们并不反感太虚,也没想象中的那么抵触,心中也比较满意。相较于其他的太虚种子拥有者,年纪小,单纯的孩子,更让人喜欢。

    “海螺,你也去吧。”小鸢儿说道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本想只带小鸢儿过去,她一这么说话,那就两个人一起带着吧。

    而且都是太虚种子拥有者,海螺只是表现稍差一些,也不至于那么次,相较于其他的拥有者,好得多。

    海螺点点头说道: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小鸢儿抬头看了一眼上章大帝说道:“你不会拒绝的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。”

    上章露出自认为和蔼的表情。

    可能是常年板着脸习惯了,他这一笑起来,极其勉强。

    高位者都有这个毛病,想要让自己变得平易近人,架子没那么高,已经很难了。

    长期身居高位养成的神态,言谈举止,非一朝一夕,早已深入骨髓,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上章大帝抬手,于空中来回勾勒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一个圆形的小型通道形成。

    三人跨入通道,转瞬消失。

    不多时,在未知之地敦牂以东的天空,出现了光芒四射的通道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,小鸢儿和海螺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小鸢儿疑惑地道:“不是直接出现在敦牂?”

    上章大帝笑道:“任何修行者都做不到,想到哪里就到哪里,本帝精通符文,只不过沟通了这里预留的通道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连大帝都做不到啊!”小鸢儿惊讶地道。

    “大帝也是人,人的力量始终有限。”

    “人定能胜天。”小鸢儿说道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没有继续给她泼冷水。

    年轻有朝气,对生活和未来充满热情,这是应有的过程和经历。

    三人朝着敦牂天启飞去。

    一刻钟的功夫,悬浮在了深渊之处的上空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指着深渊道:“这便是敦牂了。”

    小鸢儿点点头,说道:“我能下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上章大帝说道。

    小鸢儿掠了下去。

    落在了深渊入口处。

    当你凝视深渊,深渊也凝视着你。

    小鸢儿竟觉得深渊里的景致,美丽极了,就像是夜晚的天空,充满了瑰丽和想象,深渊里的黑暗和光点,完美地展现了她年少时对浩瀚星空的美好憧憬。

    “海螺,好漂亮!你也来看看。”小鸢儿说道。

    海螺飞了过去,与之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同样也被深渊的浩瀚震撼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看了半天,也看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小鸢儿本来很高兴,但很快,她有些情绪低落地道:“师父,就是死在这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能吧……他们都说,魔神也掉进深渊里了。”

    小鸢儿点头道:“那个魔神,一定是个大坏蛋。一定是他和屠维趁势偷袭了师父!”

    上方的上章大帝笑道:

    “你说魔神是大坏蛋,本帝同意。但他和屠维都是天至尊,岂会偷袭你师父。”

    小鸢儿说道: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就说,这魔神是不是特别阴险狡诈的那种人?”

    上章大帝本想附和一句。

    可回想起他对魔神的认知,一时竟挑不出合适的贬义词。

    思忖片刻,上章大帝说道:

    “若真让本帝评价一下魔神,他也算是光明磊落,开辟独特修行之道第一人。也算是个人物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很厉害?”小鸢儿反问道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说道:“这世上能与之匹敌的,只有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小鸢儿补充道:“我师父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章大帝微微皱眉,纠正道,“冥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付魔神?”小鸢儿问道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叹息道:“你还小,很多事情不明白。以后自然就懂了。”

    小鸢儿看向深渊。

    她向下落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左右飞旋了一会儿,并没有发现人影。

    她又往下落了一段距离,这才看到樊笼印,不由心中一紧,掠了过去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提醒道:“莫要深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小鸢儿落在了樊笼印上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了下,确定这就是师父的樊笼印。

    上面残留着师父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调动太清玉简。

    太清玉简产生淡淡的光晕,小鸢儿的身上出现了圣人的光华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何,她竟感觉到师父就在下方!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她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,往下深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海螺惊讶道:“别下去!”

    小鸢儿不认为自己有危险,笔直向下,大约千米左右的深度时,感觉到了深渊之下传来的浩瀚力量。

    她不敢继续深入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时候,上章大帝虚影一闪,撕裂了空间,来到了她的身边,严肃道:“你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深渊中的力量,并非人类所能抵抗。别再下去了。”上章大帝提醒道。

    小鸢儿点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那我能给师父磕个头吗?”

    上章大帝同意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能这么有孝心,说明这孩子秉性不差。

    今后好好培养,大有可为。

    小鸢儿悬浮在深渊的虚空中,凌空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从未见过小鸢儿认真的样子,这么一看,反而被其感染……

    如果丫头还活着,会不会也这样?

  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,不管历经多少岁月,不管岁月如何麻痹他的情感。每当他回想起这段往事的时候,总是情不知所起。

    情绪易起波动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决定,要好好培养小鸢儿……将其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小鸢儿朝着虚空中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说道:“你师父能拥有你这样的徒弟,在天之灵,也算是安息了。”

    小鸢儿说道:“师父不会安息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小鸢儿抬头道:“魔神真的会复活吗?”

    上章大帝不确定地道:“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此起誓,一定杀了魔神,为师父报仇!”小鸢儿恶狠狠地道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点头道:“志向远大,很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,海螺也从上方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一声不吭,照着小鸢儿,也对着深渊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并不知道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见其磕头,只是以为她们关系较好,深受感染,表达心意罢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小鸢儿指着深渊下方的一颗极其明亮,区别于其他的星辰道:“那光点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上章大帝看了一眼道:“大地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像星星一样。”小鸢儿说道,“它在闪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上章大帝拂袖而过。

    双眸明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目力变强,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星辰与四面八方的光点,相互勾连,一道道的能量,飞旋连接,就像是极光一样。

    澎湃的力量,不断地撕开空间,空间又自动恢复,如此重复不断。

    上章大帝蹙眉。

    这超出了他的认知之外。

    小鸢儿一直在旁边观察,问道:“到底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一种不稳定的力量,随时都会爆裂。这一方天地……只怕是极其凶险。”上章大帝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如果人掉进去了,有可能活着吗?”

    上章大帝说道:“无此先列,本帝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。不过,一旦坠入深渊,只怕凶多吉少,十死九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