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线人

国王陛下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笔趣阁顶点 www.biqugedd.com,最快更新星球大战:白银誓约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半小时后,四四方方的出租飞行艇沿着密集的车流,驶入了这颗星星最为繁华的区域,从车上向下看去,看到的是比星河更加璀璨的不夜灯火,成千上万的飞行艇沿着空中轨迹有序前进,将密密麻麻的人群送到各自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真实的繁华文明啊。”肖恩坐在车上,不乏感慨。

    和不久前所见的绿色曦光相比,这座城市无疑少了许多浮华,既没有顶天立地的高大建筑,也没有笼罩整座城市的霓虹。但脚下的繁华却胜在真实,它不是某位当权者心血来潮,云集整颗星球的财富堆积出来的面子工程,而是建立在实实在在的人力与财富基础上。

    而类似【夏京】的城市在【坤】上还有超过十座!每一座大城市周边又有若干卫星城,彼此之间由极其发达的物流网络联通起来,整颗星球宛如一体。

    同样是地处银河边缘的偏僻地区,乾星系和贝加摩尔实在是判若云泥,而这也让肖恩对此地的好感大生。

    肖恩说道:“虽然资料中多有提及此地繁华富庶,但还是亲眼目睹,才更有感触。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说道:“所以要博览群书,但也不可尽信书,要更多地身体力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肖恩认真回应。

    而在师徒对话时,驾驶席上的R2X7又发出了一连串的电子音,肖恩有些惊讶道:“已经到地方了吗?哦,那边?师父你快看!”

    沿着肖恩手指的方向,莫斯提马看到繁华的钢铁森林中,有一片青山绿水,格外引人瞩目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修筑在高层建筑顶部的空中花园,只是规模非常庞大,繁茂的绿植一路伸展到了建筑边缘以外,绚丽的花朵点缀在树木枝叶间,而绿树丛中,甚至有一条涓涓溪流,化作瀑布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推荐的有品位的酒吧?多谢啦!”肖恩对机器人竖起拇指,后者则发出欢快的电子音作为回应,表示这次车费可以打折。

    片刻后,飞行艇停靠在了森林边缘一处木质的站台外,肖恩地付了折后车费,和师父一起走到站台上。而在飞行艇呼啸着离开后,两名穿着黑白相间的侍者服饰的年轻男女就走了过来,毕恭毕敬地用乾坤言问候着来客。

    莫斯提马走在前面,用流利的乾坤语提出要一个包间,同时肖恩则上前半步,顺理成章地将几枚价值不菲的乾坤币悄然送入侍者手中,让两名年轻的男女笑容变得更加真挚了几分。

    在乾坤币的作用下,师徒二人很快就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,得到了想要的包间。肖恩随意点了三四种包间附赠的夏京特色酒水小吃,待侍者离开,便先为师父装上一盘,才自顾自地吃喝起来。

    莫斯提马却不急于享用,一时沉默不语,仿佛陷入冥思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肖恩正准备加点两份夜宵,就听门外咚咚敲门声。

    关注公众号:书友大本营,关注即送现金、点币!

    肖恩立刻收敛心神,目光也变得锐利起来。

    正戏应该是要上演了。

    莫斯提马却不慌不忙,笑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进来的却是个其貌不扬的托格鲁塔人服务员,手里持着一块绢布字条,一脸歉意道:“抱歉打扰二位,这是隔壁包间的先生要我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点点头,接过字条,顺势塞了一枚硬币过去,却被服务员笑着推了回来:“这里不允许的,抱歉。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微微一愣,但也没有坚持,收回硬币,拿起字条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肖恩饶有兴趣地看着师父收回的硬币,之后走到师父身后,只见雪白的绢布上工整写着:“共和国的使者们,请来【金鳞】间一叙。”

    肖恩不由皱起眉头:“怎么看怎么诡异,这真是联络人?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说道:“也可能是乾坤集团,但无论如何,见一面总是有必要的,我们既然光明正大地来了,就不必刻意回避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绝地大师起身而行,她的步伐很快,三两步间就来到了“金鳞”间。推开门,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高大男子坐在沙发上,一脸强自压抑的惶恐不安,在见到莫斯提马后,他明显变得更为紧张,声音也显得尖锐。

    “很荣幸见到你们,来自共和国的使者,想不到二位来得这么快……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说道:“因为来得越晚,距离真相就越远,南千禹先生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肖恩也在脑海中锁定了此人的资料。

    乾坤集团下属【南明资本】的副总裁,南鹤礼的幺弟,南千禹。

    作为星系豪门南家的子弟,南千禹最大的特点就是平庸:才华、品行、毅力无不平庸,与两个光芒万丈的哥哥南鹤礼、南于瑾相比,他从小就形同透明,在南明资本中也不担任实质,仅享受分红。关于他的资料,无论共和国还是乾星系内部都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想不到此时竟是他作为复仇者的代表,与绝地师徒见面……南家没人了吗?

    肖恩心中颇有疑虑,但此时负责对话的人是师父,也不便多言。

    简单的寒暄后,南千禹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正题:“这次家兄遇害,集团对外公布的理由相信您已经看到了,但我始终不认为那会是所谓意外!他一定是被人谋害的!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却不急于表态,而是注视着南千禹胸前的一道华丽纹饰,继而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南千禹愣了一会儿,有些尴尬地伸手将纹饰取了下来,摆在桌上:“抱歉,如您所见,这是一个简单的记录装置,最近发生了一些事,让我有些神经质了,平时都是随身携带,一直开启着的。我这就把它关上。”

    见南千禹态度坦然,莫斯提马反而不以为忤:“没关系,就当双方共同见证的备忘录也好。首先我要确认一下,向共和国求助的人,的确是南千禹先生你,没错吧?”

    南千禹说道:“可以这么说,大哥死后,南家的代表就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追问道:“南于瑾先生呢?”

    “二哥他一向对家族的事情不上心,大概因为大哥从小就注定继承家业吧……”南千禹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,很快就略过不谈,“总之,现在我可以代表南家与共和国的使者对话!反过来,我想确认一下,二位的确是绝地武士吧?”

    肖恩率先凑近前来,一边看着那枚胸饰,一边举手道:“我只是学徒。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则抬起手来,将包间角落花瓶中的一束盛开的花朵隔空拉到身前,屈指一弹,花瓣就四散飘落。

    这看似朴实的手段,其实蕴含着对原力极其精细的运用。虽然对于大部分绝地而言,这种炫技一般的表演都如同杂耍,但对于很多不了解绝地和原力的人,这种简单直观的能力却是最有效率的身份证明。

    果然,见到莫斯提马弹指花散的力量,南千禹的呼吸就沉重了几分:“传说果然是真的!原力无所不能!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闻言皱起了眉头:“你了解原力?”

    南千禹说道:“不,不是我,我对原力几乎一无所知,在我印象里,所谓原力大概就是无所不能的光剑剑术,还有民间故事里关于你们绝地利用原力摧毁星系的传说之类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些不折不扣的误会,绝地们早已习以为常,很多封闭环境内的人都对原力有着各自不切实际的传说幻想,这个南千禹显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但现在并不是纠正他的好时机,莫斯提马只是点点头,示意南千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对原力有研究的人是我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从小就很博学,对任何事都满怀好奇,尤其是共和国的事情,所以他才会不断和你们进行往来,从共和国借阅大量资料,对原力的研究如痴如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,他自己明明没有半点资质,用他的话说,连原力敏感者都不算。这种人放着偌大家业不去经营,偏要研究虚无缥缈的原力,真是让人怎么都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南千禹的话显得有些支离破碎,但绝地师徒却非常认真地听着,思考着。

    “当然,大哥才华横溢,一边分心旁骛,一边还能让家族资本蒸蒸日上,我这种坐等分红的人也没什么可抱怨的。”南千禹自嘲地笑了笑,但接下来他的面色就严肃起来,“但现在他却死了。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问道:“你认为他的死和原力研究有关?”

    南千禹说道:“不是我认为,而是大哥自己也这么觉得!他在死前就已经开始有反常的表现了!公司的事情抛下不管,内部例会连续缺席五次,整个人的精气神差得要命,还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偏僻的庄园里,简直像是在躲着什么人一样!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说道:“这和原力的关系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大哥有记日记的习惯,他死后,我看了他的遗物,里面有一段非常让人费解的话。”南千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,涉足这种禁忌研究,终有一天会害死我自己,我很希望自己能够回头,但这无疑是一种奢望。”

    “这段话之后两天,大哥被人发现死在自己的庄园里,那个庄园位于小行星带,位置隐蔽,外围有卫星防御阵地,庄园内更是有专业的安保部队全天候盯守!大哥明显已经预感到有人要杀他,但很可惜,最终他还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认真地注视着南千禹,问道:“所以你其实在怀疑绝地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面对莫斯提马的目光,南千禹忽然感到喉咙干涩,甚至不敢再与其对视。

    他吸了口气,从桌前酒瓶里为自己倒了一杯酒——就被只有指头大小——一口饮下,浓烈的酒精顿时赋予了他开口说话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怀疑你们,我认为这是基于现实的合理判断。我对原力一无所知,对绝地的认知也仅限于传说故事,可大哥的确是因为原力的研究而死,就凭这一点,你们就脱不开关系!何况大哥明明和共和国关系那么好,却在预感到危机的时候独自躲起来,没有向共和国求助,这反而说不通啊!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说道:“但你却代表家族向绝地求助了。”

    南千禹说道:“毕竟整个银河系,对原力了解最多的就是你们了。无论凶手是不是你们,总归我要亲眼看一看,掌控原力的人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问道:“现在你看到了,你依然认为我们是凶手吗?”

    南千禹沉默了很久,才开口说道:“我不知道,我不是大哥,对原力和绝地一无所知,就算和你们面对面说话,我也不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。事实上你们居然这么光明正大地就跑来夏京,已经很让我惊讶了,我本以为你们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沉吟片刻,说道:“南鹤礼先生始终都是共和国的重要一员,他的意外死亡充满蹊跷,所以我们才会亲自前来调查真相。南千禹先生,我很理解你心中的惶恐不安,但是现在你需要平静下来,理性地思考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随着莫斯提马的话语声,南千禹那紧绷的神经逐渐舒缓下来,他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,长舒了口气:“没错,我应该平静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莫斯提马笑了笑,说道:“我听说乾星系有两个非常有特色的地域文化。其一是对外来人的警惕,过去无数年来,你们始终对外人有着强烈的不信任,这也是你们与共和国若即若离的重要原因之一;其二:酒桌之上可以打破一切隔阂,只要喝得痛快,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朋友。”

    说着,莫斯提马拿起酒瓶,为自己倒上满满一杯,却是标准的白水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