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比起杀人,还有更重要的事值得关注

国王陛下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笔趣阁顶点 www.biqugedd.com,最快更新星球大战:白银誓约最新章节!

    当肖恩进入指挥部时,已经有人提前恭候在门口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身穿红色【坤式旗袍】的年轻女子,带着浓浓的瑟缩恐惧伫立在小楼门前,对肖恩说道:“请,请问是肖恩先生吗?请跟我来,宁总已经在等您了。”

    肖恩顿时惊讶:为什么这里会有平民打扮的女子?而且还打扮得如此花里胡哨?

    但是当他环视四周,看到楼内精致华美的装潢,顿时猜到宁涛完全没有把这里当成军事基地,而是当成了用于享受的度假胜地。

    而这旗袍女子自然是别墅里的仆人。

    此外,肖恩还看到入口处的衣柜里放着诸多风格款式、尺寸大小各不相同的衣帽和鞋子。这就说明宁涛不单自己住,还会在这里招待狐朋狗友。

    看来这次红杏小队的战利品会格外丰厚了。

    肖恩心中想着,却见面前的年轻女子,嘴上虽然说要带路,脚下却几乎迈不开步子,心中的恐惧仿佛要满溢出来。

    绝地学徒温言劝慰道:“不要害怕,我并不是坏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没说完,旗袍女子便忽而心智崩溃,蹲在地上瑟缩不已道:“请不要杀我!求求你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肖恩被这过激反应吓了一跳,但他不慌不忙,收起武器,释放出温和的笑容,上前将旗袍女子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会伤害你,相信我吧。”

    无比温柔的声线蕴含着宛如实质的力量,很快就融化了女子的恐惧,让她终于能缓缓站直身体。

    肖恩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你先去休息吧,我自己也能找到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面色就阴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,他已经从侧方一个宽敞的走廊后面,闻到了非常浓郁的血腥味道。

    所以根本不必外人引路,他也知道该往哪里找,同时他也知道了发生在前面的事情,恐怕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但肖恩才刚要迈步,衣袖就被旗袍女子抓住了。

    女子瑟缩却又倔强地说道:“请,请不要丢下我一个人!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肖恩此时已经猜到了女子的恐惧来自哪里,所以他并不多问,只点了点头,任由对方拉扯着自己的衣袖。

    之后,肖恩沿着血腥味的方向,穿过了一条雪白的长廊。而走廊彼端的墙壁上,有一座精美的喷泉雕像,雕刻着一位纤细而窈窕的少女。少女怀抱着水壶,从壶中流淌出涓涓细流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壶中的水流被染上了淡淡的血色,这座喷泉雕像倒不失为一个颇为雅致且奢侈的艺术品——在【兑4399】这种荒凉的小行星上,淡水资源理应非常珍贵。

    旗袍女子轻轻上前半步,一手依然拉扯着肖恩的衣袖,另一只手则伸展着探向雕像的额头,在左右两侧太阳穴以上的位置各按了一下。片刻后,两人旁边的金属墙壁陡然向内凹陷,露出一条蜿蜒向下的螺旋阶梯。

    “请,请跟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走前面吧。”肖恩没有为难身旁这位被恐惧包裹的女子,拉着她的手,当先走下楼梯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,肖恩只觉前方传来的血腥味道越来越重,几乎令人窒息,心中沉重之余,也不由起疑。

    安平和许伯到底做了什么?红杏小队从来不是那种极端组织,如今他们只需要挟持人质而已,何必搞得如此惨烈?

    当肖恩终于走下最后一层阶梯时,眼前豁然开朗,一副堪称瑰丽的景象映入视野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宛如沙漠绿洲一般的喷泉广场,四周的墙壁、脚下地板、广场中的立柱……无不是价格昂贵的特种石材。而每一块石材上还都用手工雕刻出精美的花纹与图案。

    此外,各色华美的丝绸与毛毯则被奢侈地铺在地上,与地板的纹理相映成趣。

    广场正中则是一座喷泉水池,七位形貌各异的少女雕像以不同的姿态怀抱着水壶,向水池正中倾倒着昂贵的淡水。

    这是一幅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出现在军事基地【兑4399】上的奢靡之景。

    只是这副景观之中,如今却显得空荡寂寥,肖恩看着一片空旷的地下广场,不由想到什么,面色逐渐阴沉下去,继而将目光锁定到喷泉前面端坐着的三人身上。

    安平、许伯,还有两人中间,一个脸色灰白的中年人——无疑便是此地的主人宁涛。

    安平见到肖恩来后,呵呵一乐,然而还没等开口,就被肖恩严肃地打断了。

    没钱看小说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
    “队长……”绝地学徒认真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用冷静的声音问道,“这里的人都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安平一脸讶异,伸手指了指四周:“那边的不都是人?”

    肖恩余光瞥过,的确是看到这大厅边边角角的地方,缩着不少人。男女老少都有,形貌体态各不相同,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瑟瑟发抖,被恐惧填满心灵。

    肖恩扫了一眼就知道他们多半是被抓来这里的普通平民,并不是现在他在找的人,所以郑重质问道:“我问的是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安平眨了眨眼,作无辜状:“什么其他人?”

    肖恩顿时怒火上涌:”不要装傻!宁涛的同伙呢!?”

    安平张了张嘴,最终也只无奈地抱怨道:“都到这一步了,你较这个真干嘛?”

    肖恩说道:“我不希望自己的队友,是一些对着无力抵抗的人也能挥下屠刀的人渣!”

    许伯忽然乐了,问:“等等,你这话说得可冤枉,你是看见他们不抵抗了,还是看见我们挥动屠刀了?”

    肖恩说道:“那他们人在哪里?别告诉我这偌大的地下基地只有宁涛一个人!”

    许伯又笑:“为什么不能是他一个人?”

    肖恩闻言,顿时语塞,的确他并没有证据能证明红杏小队对宁涛的同伙痛下杀手,他甚至没有证据证明宁涛真的有很多同伙。

    光靠衣柜里的衣服,并不能说明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要取证也容易得很,这么多目击证人,随便问问就真相大白。

    然而没等他找那些平民求证,就听身后许伯阴阳怪气道:“扯来扯去,我们的正义使者就这么专注于一群权贵的死活吗?你的正义可真是高端大气。”

    肖恩说道:“与权贵与否无关,但你们摆明了是在隐瞒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寻根问底?你就是这么当队友的吗?”安平质问道,“对队友疑罪从有,对一群看不见摸不着的权贵死活紧盯不放,却对身后那些真正需要关注的可怜人视而不见,这就是你的正义之道?”

    肖恩深吸了口气,意识到自己的确有些不理性了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自己与红杏小队的人理念不合,而且彼此也绝不会互相迁就:肖恩永远不可能像安平等人一样视杀人若等闲——哪怕对方真的死有余辜,安平等人也不可能像他一样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愿意把现场清理得看不出痕迹,已经算仁至义尽了,自己再强求下去也只会搞得双方翻脸。

    而且,比起宁涛的狐朋狗友,现场的确有更值得他关注的人。

    肖恩叹了口气,暂时放下心中的负面情绪,开始冷静地审视四周,注意力逐渐集中到那些藏在角落中的受害平民。

    他们大多穿着款式相近的服装,但很多人明显衣服不合身;他们普遍神态萎靡不振,情绪极度不安,而且明显经历了长期的压力积累;很多人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都带着惨烈的伤痕;他们胸前贴着一个号码牌,编号从001到050各不相同,但数字并不连续,50个号码共遗漏了23个;最后,他们每个人脖子上都佩戴着金属项圈,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而在肖恩思考的时候,许伯问道:“肖恩,你觉得宁涛抓这些奴隶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奴隶!?”肖恩有些恍然,更多是惊讶,下意识重复了一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词。

    他伴随师父游历多年,奴隶早已不是第一次见。在共和国文明之光普照不及的地方,奴隶制仍有肥沃的生存土壤……但至少这个词不该出现在乾星系!

    且不提共和国的反奴隶法,就单单是乾坤集团颁布法律和规定里,也绝没有任何一条承认过奴隶制的合法性!

    而且,所谓“抓”奴隶,难不成这些人都是宁涛从星系各处抓来的平民百姓?!

    就在肖恩大惑不解时,安平叹息道:“想不明白?宁涛在这里驻扎期间,因为穷极无聊,所以召集狐朋狗友发起真人猎杀游戏。他们通过【青龙】掳掠来一批平民百姓,平时拿来恣意取乐,游戏时则充当肉靶。他们每隔几天都会展开竞赛,每次至少猎杀5人,至今已经比试了4轮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……比赛?”肖恩呼吸凝滞,只感到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许伯呵呵一笑,笑声中载满了沉重:“说来,迎你进门的那个小姑娘,有没有被你这种温柔少年吓到?宁涛有个变态朋友,每次动手前都要细声细语地对受害人说‘不要害怕,我不是坏人’!然后就嗖的一枪,我们进来的时候,刚好看到他在表演……”

    肖恩只感到呼吸越发沉重:他本以为女子的恐惧是因为红杏小队,原来……

    “而那人还只是这群畜生里才入伙的新人,变态程度甚至不及均值,再多的东西我不想说出口脏了舌头,总之这里死掉……哦不神秘失踪的人,大多都是这种货色,现在你还想去确认他们的死活吗?”

    肖恩想要开口,却发现自己已经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许伯见肖恩选择了沉默,也没了继续追问的心思,叹息道:“老实说,我们下来发现这一切的时候,也被惊到了。在乾星系,就算是卑贱无耻如【朱雀】之流,也想不出这么变态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安平则冷笑道:“所以统治这个星系的是这些变态权贵,而不是【朱雀】或者【青龙】,毕竟,不变态怎么在乾星系内步步高升嘛,是不是啊宁总!”

    说话间,睡眼惺忪的男人也仿佛压抑不住怒火,笑容俨然化为狞笑,其中冰冷的杀意让宁涛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身躯庞大的中年人不敢坐以待毙,尖叫起来:“你们到底想怎么样!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们说过不会杀你,就绝对不会违约。而你现在除了赌我们不会违约,也没有别的选择,所以放弃抵抗,享受当下吧。”

    宁涛哪里敢享受什么当下,颤声道:“如果想要钱……”

    安平拍了拍宁涛的脸颊:“别犯傻,我们不辞辛苦,玩得这么拼命,怎么可能只想要钱?别急,先等我们的狙击手回来,然后再和你谈下一步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阶梯间已经传来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等,我已经来了。”